陝西羽葉報春:匿跡百年 “重出江湖”

2021-03-18 09:06:30  來源:陝西日報  


[摘要]陝西羽葉報春:匿跡百年 “重出江湖”...

  每年一開春,黨高弟就要去翁子溝。這已經11年了。

  黨高弟是大熊貓國家公園佛坪管理分局高級工程師,幾乎熟識秦嶺中每一處的植物。在秦嶺南坡的洋縣秧田鄉(現已合併至金水鎮)翁子溝,“住”着他的“老朋友”。

  3月初,陝西羽葉報春在西安植物園競相開放。記者 仵永傑攝

  “這就是珍稀瀕危植物陝西羽葉報春。它的葉子全裂,像羽毛一樣,因此有羽葉之稱……”3月15日,黨高弟又來到翁子溝,錄製視頻向網友介紹自己的“老朋友”。

  1904年,德國植物學家在陝西秦嶺山區首次發現一種陌生的植物並採集到了標本,隨後依據產地和特徵將其命名為陝西羽葉報春。

  但此後的100多年中,植物學家均未在野外發現該物種,《中國植物誌》《中國物種紅色名錄》一度認為此物種有可能已經滅絕。

  就在2011年初,黨高弟經過洋縣秧田鄉翁子溝時,無意間發現路邊有一叢野花……

  1 重生 留得芬芳在世間

  2006年,湖北人甘啟良在湖北竹溪、竹山兩縣發現陝西羽葉報春。然而,當時還沒有人在陝西羽葉報春的模式產地(即模式標本產地,指用來對物種定名的原始標本產地)陝西秦嶺南坡發現該物種。

  “沒有滅絕!”得知此消息後,黨高弟專門將陝西羽葉報春的圖片和文字剪貼在資料本中,並時常翻出來看看——羽毛一樣的葉子、像小鈴鐺似的果實和鮮豔的花色“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黨高弟在野外觀察植物。記者 仵永傑攝

  黨高弟期望能在陝西重新發現它。他在秦嶺大山中搜尋了30多年,發現了許多罕見的物種,還將微信名叫作“秦嶺無閒草 老黨”。

  2011年初,黨高弟在大古坪保護站檢查工作後返回。他乘車走到洋縣秧田鄉翁子溝時,一片亮麗的野花在將暗未暗的暮色中分外搶眼。黨高弟趕緊讓司機停車,採了幾株帶回。

  查閲資料後,黨高弟初步斷定此物種是藏報春。當年夏天,他專程又趕到翁子溝拍攝記錄。經過比對圖片,有人提出此物種可能不是藏報春,應該是陝西羽葉報春。

  這個懷疑令黨高弟興奮不已。

  當時,陝西羽葉報春在陝西已經超過100年沒有重現。若能夠確定,這將會成為震驚中國乃至世界植物學界的重大發現。

  秦嶺是生物多樣性的寶地。

  此前,黨高弟就在秦嶺中發現了布袋蘭、秦嶺木竹等珍稀物種,並且證明在秦嶺中存在食蟲植物——高山捕蟲堇。因此,他堅信秦嶺中還有許多新物種未被發現。

  黨高弟希望這就是陝西羽葉報春“重現江湖”。大膽假設還需小心求證。他又一次拿出之前採集的標本,查閲《中國植物誌》再次進行鑑定。

  1905年,德國植物學家撰寫論文並配線條圖,介紹新物種陝西羽葉報春。 資料圖片

  “(藏報春葉片)邊緣不整齊的深裂……”

  “(陝西羽葉報春葉片)羽狀全裂……”

  “根據兩者葉片開裂程度的不同,我可以斷定這就是陝西羽葉報春。”黨高弟稱。

  2015年初,陝西師範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任毅、講師張建強和黨高弟到洋縣秧田鄉翁子溝考察。隨後,任毅、張建強等發表論文《珍稀瀕危植物陝西羽葉報春在陝西重新發現》,並對花器官形態和植株生長環境等進行補充描述。

  “在洋縣發現陝西羽葉報春,意味着在該物種的模式產地重新發現該物種,對該物種具有重要意義。同時,陝西羽葉報春對生長環境要求極高,其重新發現意味着本地區生態環境已有明顯改善。”張建強坦言。

  2 綻放 花香出自苦寒來

  “2004年,我們參與秦巴山區珍稀瀕危植物遷地保護工作,查閲《中國植物誌》時發現陝西羽葉報春有可能已滅絕。因此,我們將此物種列為重點考察對象。”陝西省西安植物園(以下簡稱西安植物園)高級實驗師張瑩回憶。

  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園藝系求學時,張瑩常聽老師講“報春花屬於高山花卉,花色鮮豔、株型別致”,但一直未曾見到“真身”。

  絢麗多姿的陝西羽葉報春。記者 仵永傑攝

  去雲南採集標本途中,張瑩偶然發現一大片其他種的報春花。“那就像花的海洋一樣,我感覺時間好像凝固了。陝西羽葉報春應該也非常漂亮。”他説。

  “本次考察的一個採集點位於國道108路邊塌方處,極易受到人為或者自然破壞。因此,針對該物種的原產地保護和引種保護亟待加強。”這是論文《珍稀瀕危植物陝西羽葉報春在陝西重新發現》中的論述。

  得知陝西羽葉報春在陝西有分佈,但可能遭到洪水等破壞,張瑩既興奮又着急。“不知道它的數量有多少,而且有可能遭到破壞,因此,我迫切地想通過技術手段保存。”張瑩説。

  2017年3月,張瑩和幾位專家來到洋縣秧田鄉翁子溝,移栽兩株陝西羽葉報春並帶回部分土壤。當年夏天,張瑩又跑了一趟,收集到陝西羽葉報春的種子。

  “它的種子比芝麻粒還小。我收了幾十粒,分裝在塑封袋中。非常珍貴!”張瑩説。

  張瑩將陝西羽葉報春種子分批種在實驗室光照培養箱中,調解光照、温度和濕度,模擬陝南的氣候條件。每隔三兩天,他總要去實驗室觀察植株長勢。

  2017年12月21日,陝西羽葉報春第一朵花在西安植物園開放,張瑩記得很清楚。他高興極了,將那一株花當作“明星”不停地拍照。“萌發、休眠以及形成花蕾,這都是相互關聯的。每一個步驟非常關鍵,也很有價值。”張瑩解釋。

  到2018年的夏天,張瑩種下在西安植物園收集的陝西羽葉報春種子。出苗順利、長勢旺盛,這標誌着陝西羽葉報春在西安植物園引種成功。

  隨後,張瑩對陝西羽葉報春種子的萌發條件、植株結構特點、傳粉特性等進行研究,並對它進行改良育種、雜交、大量繁殖等工作。

  3 爭春 一抹亮色叢中笑

  一個物種的滅絕可能會帶來生態環境的系列改變,必須長遠地考量珍稀瀕危物種的價值。在張瑩看來,對於珍稀瀕危植物的保護,一是要逐步擴大野外種羣,二是要通過研究利用使物種融入人們的生活。

  “銀杏原是一種瀕危物種,現在它多作為行道樹,和人們的生活相結合,最終實現‘可持續保護’。我們將陝西羽葉報春進行新品種選育,作為觀賞性花卉應用到園藝中。這種方法能夠有效實現保護和利用。”張瑩介紹。

  經過調整栽培技術,控制光照、温度,陝西羽葉報春花朵的顏色,花稈的粗細、高低發生變化,這能夠適應不同的市場需求。張瑩計劃今年下半年在漢中市區大面積栽種陝西羽葉報春,這是陝西羽葉報春作為園藝花卉的嘗試。

  3月4日,在西安植物園,高級實驗師張瑩(右二)正為遊客介紹陝西羽葉報春的特徵。記者 仵永傑攝

  “陝西羽葉報春是在冬季開花,能夠改變陝西冬季缺少本土花卉的現狀。在冬天,人們若能看到鮮豔漂亮的報春花,精神狀態也會為之一振。”張瑩説。

  目前,張瑩已經初步掌握陝西羽葉報春的繁育技術,計劃保持陝西羽葉報春的特性,幫助其迴歸野生環境擴大繁殖,並進一步研究其瀕危機制。

  同時,張瑩每年會收集一部分陝西羽葉報春的種子,放在種子庫專門保存。長期將種子存放在低温環境中,以後隨時可以用來播種恢復這種植株。今年,西安植物園繁育了4000多株陝西羽葉報春,大概能收集到幾百萬粒種子。

  近期,西安植物園陝西羽葉報春大規模開放並對外展出,許多遊客慕名前來觀賞。有人對着花不停地拍照記錄;有人看着介紹牌念着:“陝西羽葉報春是世界上現存的珍稀瀕危植物之一,為中國特有物種……”

  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了陝西羽葉報春,許多人成了它的新朋友。在保護區工作人員、高校教師、科研人員的共同努力下,陝西羽葉報春從發現到引種、繁育、重現,曾經的美好正在迴歸。

  自古以來,在秦嶺的溝溝壑壑中,奇妙的物種出現、生長、離去、歸來。它們每時每刻的變化與人們的生存息息相關。如今,人類學會和每一個物種平等相處,共同守護我們的家園。

  記者手記

  巍巍秦嶺守護百年燦爛

  秦嶺不同的地理位置、氣候條件孕育出多種多樣的物種。3400多種種子植物、600多種脊椎動物共同生活在秦嶺這個“大家園”,秦嶺便有了“生物基因庫”“動植物王國”“天然中草藥庫”的美譽。

  如此看來,在位於秦嶺南坡的洋縣重新發現陝西羽葉報春亦在情理之中。秦嶺將陝西羽葉報春守護了100多年。

  經過德國植物學家格物致知、嚴謹認真的研究記錄,陝西羽葉報春有了自己的名字並首次與世人見面。不難想象,德國植物學家在秦嶺發現這個新物種時,那種新奇與驚喜,甚至還有對中國地大物博、無所不有的感嘆。

  時間創造奇蹟。隨着我國綜合國力的增強,自然科學逐步成長髮展起來,全社會認識到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性。

  建立自然保護區、禁止砍伐天然林、修訂《陝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近年來,一項項卓有成效的措施辦法推行實施,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穩步推進。

  陝西羽葉報春的發現又一次證明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只有在秦嶺中,陝西羽葉報春才能被發現;因為在秦嶺中,陝西羽葉報春種羣能夠藏匿100多年;也正是在秦嶺中,陝西羽葉報春今日身姿異常鮮豔。

  保護區工作人員猜想:在秦嶺中還有更多的珍稀瀕危物種沒有被發現。

  這道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它的溝溝壑壑、山山水水守護着這些自然精靈。在巍巍秦嶺中,陝西羽葉報春期待重現往昔的燦爛。

編輯: 孫璐瑩

相關熱詞: 陝西 羽葉報春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繫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集運王app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集運王app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陝ICP備13008241號-1